·视点·读书·鉴赏·揭秘
 
·时光碎片·来杯早茶·私家地理·饮食男女·美食主义·家有儿女·玩家特区·职场政治·方言小品·酒段子·看图说话
 
  dafa888.casino首页 > 追思 > 正文
轻率,我亲手打碎了自己的幸福
2010-10-10 来源:中国徐州网-彭城晚报 作者:

  时间:2010年9月30日
  地点:皇驾咖啡
  倾诉人:白羽
  性别:女
  年龄:23岁
  职业:自由职业
  记录整理:伊尹
  白羽娇小可爱,她的倾诉,是在谈笑的过程中完成的,仿佛说的不是她的遭遇,所以我们谈的话题,虽然过多地牵扯到家庭暴力,却不是太沉重——可我知道,这是一种假相,眼泪有多少,只有自己最清楚。
  同居的日子我不幸福
  我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小时候,总是盼望着长大,早点离开这个令人压抑的家,到了16岁,终于离开家了,在外周折一圈,没多久还是回到了徐州并认识了小永。小永对我虽然很好,但在一年后,他被调到外地工作,小永一走,寂寞中,我在网上认识了枫。枫是一个生意人,能说会道,更会逗女人开心。枫比我大十四岁,那时他还没离婚,不过和妻子的关系已是非常淡漠,处在离婚的边缘。枫对家庭的公开背叛,随着我们的交往拉开了序幕。枫从一开始的半夜归家,逐渐发展到天天夜不归宿,整夜整夜地同我缠绵一处,没多久,枫离婚了,孩子判给了前妻。但枫从婚姻的束缚中解脱后,好像非常享受这种自由的感觉,对我说:“我不会再结婚了,但也许我可以这样子和你过一辈子。”
  这话更像一种通知,言外之意就是他永远不会对我负任何责任,我也知道,枫对我不是认真的,也没有真情,我那时也一样,只是抱着过一天是一天的心态。
  我的父母,刚开始也不同意我和枫的交往,因为枫离过婚,岁数又比我大这么多。可我认定,比我大的男人,一定会疼我,所以仍然和枫来往。不久,父亲得了癌症,临终前,也无奈地认同了我和枫的交往。
  但同居的日子,枫并不像我想的那样,能够处处疼我爱我,对我的感情,因为新鲜劲已过去,是日日见薄。相反的,我对枫的感情,却一天比一天浓烈。我曾问过枫:“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枫说:“我不懂得什么是爱情,认识这么多女人,没有一个我能喜欢上。”听这话,我也恨自己,枫待我并不好,为什么我这般不争气,要这样留恋着枫?
  转眼三年过去了,这三年里,我虽然和小永保持着联系,但已和普通朋友没有什么区别。即便如此,枫依然不舒服,让我和小永彻底断了联系。当我打电话给小永,提出分手时,千里之外的小永沉默一会儿,同意了。放下电话,我心里有种说不清楚的滋味,因为我明白,感情的世界里,谁是最认真的那一个。
  结束一天生意,枫回到家里,往床上一躺,等着我给他脱袜子洗脚;饭桌上,酒瓶放在他伸手能够拿到的地方,却非得让我把酒瓶送到他的手中。我以为无微不至的体贴,能够感动枫,但实际上,枫却因此越来越跋扈,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起来。
  枫的父母,认为我贪图枫的钱才和枫在一起,就在枫的面前不断说我坏话,说枫怎么想起找我这样的女孩子,家庭条件不好,没有经济能力,而且个子矮小又不漂亮,又不停地鼓动枫再找一个,要漂亮的,要个子高的…….父母的话,枫当然有所听信,在我面前也从不掩饰这种心态,说:“我要真找一个能够结婚的,一定要找一个比你漂亮比你更年轻的……”
  枫和他家人对我的轻视,我却只有以沉默来应对。因为我认识枫之后,就不再工作,每天枫临出家门时,只留下几块钱给我吃饭。但枫对自己,吸烟,喝酒,赌博,和儿子都是一身名牌,自己用起钱来,样样格外大方,包括对他的前妻,而对我却是吝啬无比,夏天天热,经过楼下的西瓜摊,突然很想吃西瓜,我让枫给我买个西瓜吃,枫呵斥道:“我认识这么多的女人,好吃的,也就你一个。”我只好在摊主惊奇的眼神中,默默地跟在枫的身后,回家去。事后枫的母亲听说这事,又是一番添油加醋:“好吃的女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是一个可怜的后母
  我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后母的狠毒,那时我天真地想,如果我做后母,我一定会对孩子好。没想到长大后,真的有这么一天,我会面对这些现实。枫的儿子羊羊虽然年纪小,不过9岁,却很是懂得察看大人的眼色,枫对我的一举一动,羊羊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其实羊羊刚开始和我们一起生活时,我和羊羊的关系相处得很好,每天我给羊羊洗澡,洗衣服,带他出去散步,在他睡觉前给他讲故事,但现在,已经发展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因为羊羊不但从枫那里学来了对我的轻视,还学会了对我的打骂,平时对我张口就骂,伸手就打,完全是枫的翻版。当羊羊对我举起拳头、扑过来抓我的脸时,我无法对一个小孩子还手,只有在羊羊动手时,尽量减少羊羊对我的伤害。
  半个月前的一天清晨,我和我姐姐通电话,电话里我发了几句牢骚,羊羊听见了,说我说他爸爸的坏话,从床上跳下来就打我。我气愤地问羊羊:“你凭什么打我?”枫听见了,也跟着从床上一跃而起,一脚向我踹过来,边踹边说:“打你又怎么样了?”父子俩就一起动手打我。
  一次我带羊羊散步回家后,我给羊羊洗澡,羊羊却用一个塑料枪瞄准我打,虽然是塑料子弹,但打在身上格外的疼。枫看见了,也是视而不见,任由羊羊胡作非为。有时枫从他母亲那里带回来一些食物,羊羊见我吃,就藐视地说:“你一个乡下人,吃过这些好吃的吗?”其实这时,我才刚给羊羊买过新衣服,可这孩子眼里只有仇恨了,从来记不得一点点我对他的好,这都是枫与枫的家人教唆出来的。
  不被疼爱,更没有尊严
  我和枫经常打架吵架。谁都知道,和男人动起手来,女人永远都是弱者,有一次枫又在夜里打我,我的眼角被打裂,到医院里缝了5针。
  今年冬天的深夜,枫不知在哪里学来的,做爱时有非常变态的想法,我不同意,枫拿皮带抽我,又从沙发上抓起衣服架子抽我,我几乎是裸着身子往门外跑,躲在门口,直到冻得受不了,才敲门进屋。后来,我对枫的朋友说了这事,枫的朋友不知是怎么劝说枫的,枫从此总算罢手,不再提这些要求。
  身上来月经,我没有钱买卫生巾,就打电话给枫,请他下班给我带一包回来,枫冷冷地说:“打电话的钱都有买东西的钱没有?”
  每天回家,枫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家里有没有来过人,一次女朋友带着男友来家玩,不知什么时候吸的烟,烟头掉在地上,枫回家后发现了,立即追问烟是谁吸的,我说了,枫仍不相信,又打电话给我朋友核实,这才算半信半疑。
  我朋友见我受的这些罪,劝我:“你天天在家不是个事,你再不走出来,枫更看不起你,更不拿你当人待。”于是我去了朋友店里帮忙,同时也有了点收入。
  上个月,我怀孕了,但在这之前,我已经流了六七个孩子,这个孩子,我很想留下来,枫说:“如果是个女孩子就留下来,如果是男孩子就算了。”尽管枫这样说,我还是暗自欢喜,没想到,四十多天后,我身上见红了,孩子最终还是没能保住。流产需要钱,枫只给了我600元,600元在市内根本不够做手术,只能去县城郊区小医院,最终我只好吃口服打胎药,挂挂水。
  想想孩子流掉的原因,也许因为一场惊吓,怀孕时,又是因为很小的一件事,枫勃然大怒,见枫要打我,我不敢进屋,唯恐枫关起门会把我活活打死,我跑到门口,一头钻进门口一辆面包车下,躲了足足半个小时。这时已是深夜,我无处可去,只好敲门,请求枫让我进门休息。我哭着哀求枫:“你别打我了,你要打我,我不敢进屋。”枫这才没打我,让我进屋睡觉。
  吃过堕胎药的第四天,我的肚子痛得要命,半夜呻吟不止。第二天早上,我问枫为什么夜里听见我呻吟而对我不管不问,枫说:“我以为你是装的,故意在那儿叫的呢。”当天夜里,枫又出门打牌,还带着我一起去,我坐在枫的旁边,还要给枫端茶倒水,到了半夜,虽然腰疼得受不了,也只能强撑着,坐到天明才回家睡觉。第二天上午,因为亲戚家出了一点事,我想请枫帮个忙,而枫一口回绝。我用枫的手机给朋友打个电话,让朋友帮着想想办法,随后顺手删了朋友的手机号,见我删号,枫又多疑了,到了半夜,枫把我推出门外,我又冷又困,身上又很难受,恐怕吵醒邻居,就轻轻地敲门。枫不开门,我打枫的手机。枫关了手机,我只好再敲门。这一次,枫终于开门了。
  我进门后,枫说:“我看你今天能睡成觉?你敢睡觉?”
  我不敢上床,只好抱着膝盖,靠墙坐着,身体正是虚弱时,木地板的冰凉,一点点地顺着脊梁爬满全身。后半夜,我还是没敢上床,枫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我在地板铺了一床被睡,第二天,又捂着因为受凉而酸痛不止的腰,独自去医院挂水。而我用那一点点省下来的钱,买了点红糖,又买了只鸡煮汤喝,这就是我月子全部的营养了。而家里的饭要做,衣服要洗,地要拖,孩子要带。洗衣服时,我对枫说:“你就不能帮帮我?”枫说:“你就不能放那儿,等过两天再洗?”这就是我流产之后的遭遇。
  渴望找回从前
  昨天夜里,枫又去玩了,我关了灯,躺在床上,睁眼看着漫长的黑夜,想为什么我不能离开枫,我想也许我对枫还是有依恋的,虽然他那样待我;也许,我脱离社会太久,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始终不敢走出一步?我还想到了死,想到解脱。正胡思乱想时,已是凌晨,枫回到家里,显然是赌输了,见了我,又拿我当出气筒,说:“你怎么还赖在这里,赶紧给我滚。”担心枫会动手,我只有出门。
  姐姐知道我所过的日子,又怜又恨地说:“你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要留在他身边受罪?”我弟弟也说:“姐,你找个什么样的不好,找个带孩子的,还对你这么差!”
  我很想从这段感情里走出来,但每次想走出时,却发现自己是这么的无力。
  前几天,我漫无目地在街上走,不知何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小永家的楼下。看着窗口那恬淡温暖的灯火,眼睛渐渐朦胧,如果那时我懂得珍惜,那么现在会怎么样?我想,经过了这么多年,小永应该找到新的感情了,我没有敲门的勇气。
  我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手记
  许多感情,其实不用等到未来,一开始就应该能够看得明明白白。白羽也是,尽管清楚这种感情,好像一块舍不得的旧抹布,不能期望它擦出干净的前程来,但还是拾起来,并且一拾就是五年,至今没有放下。正如她说:旁人都看的明白可气的事,她反而深陷其中,明明清楚宜早不宜晚,但每次依然犹豫,白白浪费了五年的感情,受了五年的伤害,如今也该醒悟了。

 
会员中心  
用户名:
密 码:

·分手对白
·亲爱的,我们永远感激你
·由冰封到解冻的邻居
·冒牌孕妇
·仓鼠怀孕记
·爱上花草茶
·童年记趣(沛县方言)
·第一次当“托”
·危险的苗头
·“信”尚往来

·我的爱在湖南
·小寒·楚王陵
·儿子的玩伴“小狮子”
·飞来的珍珠鸟
·爱遛街的傻狗
·我的原谅,唤不回曾经的爱
·丈夫的无端猜疑让我决定离开
·爱情在我的犹豫中错失
·我想陪伴你人生的每一天
·欢乐世博游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营销服务 - 本站历程 - 版权声明
中共徐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承办
中国徐州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9-2010 dafa888.casino 制作维护
ICP苏B2-20060101 苏新网备200602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视听许可证1009344号
联系电话:086-0516-85690317 85805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