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读书·鉴赏·揭秘
 
·时光碎片·来杯早茶·私家地理·饮食男女·美食主义·家有儿女·玩家特区·职场政治·方言小品·dafa888.casino酒段子·看图说话
 
  首页 > 晨报文学奖 > 正文
“希望成为学者型的作家”
2010-10-13 来源:中国徐州网-都市晨报 作者:宋洪文

     □记者 朱静 柳喜峰 文

  ■ 个人简介:叶炜,原名刘业伟。1977年生,文学硕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徐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南京市文联签约作家。在《小说月报》等发表各类文字300余万字。出版有长篇小说《富矿》、《大学.com》系列,学术论著《思想长征》、《冷眼看文坛:在学院与媒体之间》等著作15部。曾获中国十佳青年诗人奖、全国青春文学大赛长篇小说奖、晨报文学奖等奖项。现主持中国作家协会、江苏省作家协会、南京市文联重点创作项目各一项,在徐州师范大学校报编辑部工作。

  今年五月,刚刚当选徐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的青年作家叶炜,一口气出版了3部著作,分别是中国作协重点签约作品长篇小说《富矿》、《山西煤老板:黑金帝国的陨落》、论著《冷眼看文坛:在学院与媒体之间》。3部著作在海内外分别引起不同程度的反响。其中,《富矿》被中国作家网重点推介,《文艺报》连发两篇推介评论;《冷眼看文坛》在内地被《文学报》推介以后,又在香港引起广泛关注,香港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黄仲鸣专门在香港《文汇报》撰写评论文章;长篇小说《山西煤老板:黑金帝国的陨落》持续热销。现在,叶炜手头上又有两部长篇小说等待出版……

  理想———就是要写作

  记者:你最初的职业理想是什么?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有过何种迷茫?

  叶炜:我的理想很简单,就是要写作。我在高校里工作,可以为自己的创作创造一个比较好的氛围。所以说,很幸运我从事的职业和文学创作靠得很近。

  因为从大学时代理想就一直很明确,因此基本上我没有迷茫过。从大学开始,我就给自己树立了要达到的目标:读多少书,写多少文字,发表多少作品……基本上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得还算稳健。

  记者:你是如何和文学结下不解之缘的?

  叶炜:少年时代的阅读给我打下了文学的底子,但只有这个底子是远远不够的。文学创作就像在跑马拉松,能坚持跑到最后的人不能只靠文学底子,更重要的是对文学的态度和兴趣,只有对文学怀有宗教般情感的人才能在文学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我觉得,是我对文学的热爱,才让我和文学结下缘分。

  大学创作奠定写作格局

  记者:能简单介绍一下你的第一本作品集吗?

  叶炜:可以的。我大三时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作品集《五月的爱情》。内容涵盖小说、评论、诗歌和散文,基本上是我大学前两年创作的作品精选。在这本书中,我最满意的当然是小说部分,其次是评论,目录的排列顺序基本上代表了我对四种体裁的满意度。现在,小说和评论已经成为我主要的写作方式,诗歌和散文作品相对来说写得较少。工作以后,除了应付约稿,基本上以小说创作和评论写作为主。

  记者:看来大学里的文学创作给你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叶炜:是的。首先,大学时的创作锤炼了我的文学语言和文学技巧。其次,这期间的创作涉及到了多种类型,基本上奠定了我现在的写作格局。拿小说创作来说,大学时主要围绕知识分子和农村题材,现在,这两个领域仍旧是我的创作主打。在此基础上,又有所延伸,比如刚刚出版的中国作协重点扶持签约作品《富矿》以及其副产品《山西煤老板:黑金帝国的陨落》均涉及到了矿区。

  记者:如今大学生创作似乎进入了低潮,你对此有何看法?

  叶炜:我觉得,在整个文学界不断被边缘的情形下,大学生创作进入低潮的现象我们应该坦然处之。作为青春写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学生创作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单纯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大学生创作更具有纯文学写作的品质。我个人认为,大学时期是创作的起步阶段,不宜操之过急。要保证创作的高起点、高质量,写一篇是一篇,不要过于随意。文学创作,贵在坚持。

  写出人性之美之恶

  记者:能谈谈你出版的几部长篇小说的创作动机、写作历程及社会反响吗?

  叶炜:只谈长篇小说的话,我在《小说月报》等期刊发表过3个,分别为《中毒》、《人斗》、《多事之秋》;在长江文艺出版社等出版4部,分别为《大学.com.狼》、《大学.com.羊》、《富矿》、《山西煤老板:黑金帝国的陨落》。其余10余部著作或为论著,或为中短篇小说集。这几部长篇,大体分为三类。一是知识分子题材,写的是大学老师;二是农村题材,写的是底层百姓生活;三是煤矿题材,涉及到煤矿工人和煤老板等。创作动机是暴露一些体制性的问题,写出隐藏在生活表层下的人性之美之恶。这几部长篇小说反响都不错,有的在报刊转载,有的被作协签约。

  记者:对你的创作产生影响的有哪些因素?如作家、素材等。

  叶炜:我比较欣赏的作家,国外的有福克纳、博尔赫斯、毛姆等,国内的有曹雪芹、鲁迅、沈从文、贾平凹、张炜、张承志等,还有偏重理论研究的胡风等。

  我写作的素材有很多,但一般要等到有所触动时才会动笔。我常常把可以写成小说的素材记录下来,等过一段时间再看,如果觉得还有感觉,就会动笔写下来。前一段时间写了几篇有关动物的中篇小说,发表在《飞天》杂志上。这几篇小说的灵感就来源于对生活的观察和体悟。

  记者:你的小说有很多是对各种社会现象的深刻探究,你的创作思想是什么? 

  叶炜:我的创作思想,就是要对生活做出自己的思考和干预,在自己独立思考的基础上力求对读者有所启发,把那些被有意无意遮蔽起来的“常识”重新变为人人知晓的道理。

  致力学术评论

  记者:你对当代文坛有怎样的看法。

  叶炜:我认为,中国当代文坛充满乱象。文坛乱象有很多,总体来讲至少有五个层次:一是文学组织层面,体制化是一个积重难返的老问题;二是作家层面,自由写作理念十分缺乏;三是发表层面,因为种种原因,文学期刊的眼光有问题;四是批评层面,有胆识有思想的独立批评太少;五是读者层面,高层次的读者太少。我新近出版的《冷眼看文坛:在学院与媒体之间》对此有专门论述。

  记者:除小说创作外,你还致力于哪些方面的写作?

  叶炜:学术评论是我的另一兴趣所在,目前已经出版四部论著。手头上还有一部10余万字的硕士论文尚待整理。我的学术兴趣主要集中在20世纪中国文学史和思想史方面,兼及新闻史报刊编辑思想研究。

  我喜欢写作,也喜欢搞学术研究,尤其是对现当代的思想史和文学史特别有兴趣。这也是我选择边写作边读硕士继续深造的原因所在。不管是写小说还是搞研究,我都提倡有思想的写作,有尊严的写作。所谓有思想有尊严,就是不受制于任何人,读者也好,编辑也罢,都不能束缚我的写作。

  因此,我很认同作家学者化,也愿意成为学者型的作家,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有更广泛意义上的深度。

  ■ 作品节选

  江苏作协重点签约作品

  《山乡ceo》第一章  拉选票

  刘青松当上小李庄的队长那年我十五岁。我不知道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刘青松为什么要干队长这个职务,我只记得那年发了一场大水。洪水很凶猛地从村东的小龙河翻卷着黄色的泥浆灌进了小李庄。刘青松穿着他那条红色的裤衩在齐腰身的泥水中呼喊着:发大水了,发大水了,大家快到大队部去。

  大队部就是村委会办公室,那里地势高。

  刘青松忠实地在他管辖的范围内履行着他的队长职责。他的婆娘赵玉秀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面对着一院子的滔滔洪水哭开了,边哭边骂着刘青松。

  洪水漂走了村里的几头牲畜。十几间老房子被冲塌了。后来我从电视上知道这是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再后来就有许多装满棉被面粉衣物的大卡车开进了村子。刘青松家分到了两袋面粉和一件呢子大衣,呢子大衣是村长曹东风给刘青松的奖励。

  那以后的冷天,呢子大衣便长久地粘在了刘青松的身上。

  刘青松和曹东风是拜把子兄弟。这是曹东风当上村长以后的事情。那之前刘青松和承包砖厂的曹东风关系并不好。我记得他们两家还吵过架。刘青松和曹东风两家隔着一堵墙,也算是邻居,只不过两家的大门是反着的,一南一北。

  两年前,曹东风家的猪跑到刘青松猪圈里偷吃猪食,被赵玉秀发现了,骂了一句谁家的爹跑出来了也不管一管。曹东风的婆娘刘小妹听见了,一看是自己家的猪,就回了一句什么。赵玉秀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拿起喂猪的勺子照着刘小妹的脸就扔了过去。只听见刘小妹惨叫了一声“娘耶”就捂着脸倒下了。

  刘小妹的脸上从那以后就留下了一道很难看的疤痕。

  刘青松听说这事以后很惊奇地看了赵玉秀半天,不敢相信。他说你哪来的胆量啊,竟敢那么狠地打人。赵玉秀笑笑,说我也不知道。

  那以后,连刘青松也不敢轻易对赵玉秀发火了。

  赵玉秀因此时常告诫刘青松要敢于反抗敢于斗争,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她曾经上过三年的小学,学过毛主席语录。

  后来村里搞选举,老村长刘登高推举刘青松为候选人。刘青松征求赵玉秀的意见,赵玉秀说不干。刘青松于是就对老村长说自己不是当村长的那块料。老村长说我推举你为候选人是因为你为人忠厚,又有学问,可以为村里做些事嘛。刘青松坚决不干。老村长只好无奈地说那你帮着我们做选举的工作吧,你人缘好。老村长是刘青松本家大叔,干了十年的村长了,在村子里落下了很好的口碑。

  刘青松问赵玉秀为啥不让他干村长。赵玉秀说也不是不想让你干村长,主要是怕村里人说闲话,咱和登高叔毕竟是本家呀,人家毛主席还不主张家族制哪。

  选举前一天晚上,天气特别闷热。刘青松一家人在院子里乘凉,忽然听见有人推门。刘青松说谁啊?

  我,曹东风。

  刘青松紧张起来,以为曹东风要来找茬。起身开门时顺手摸了块砖头。

  曹东风一脸的笑容进来了,对刘青松说没啥事,过来聊聊。

  刘青松一看他并没有什么恶意,也客气起来,把曹东风让进屋。

  赵玉秀见他进来,抱着睡着的孩子进了里屋。

  曹东风说咱们两家是邻居,该常走动走动,有空到我那里去喝两盅?

  刘青松给他倒了杯茶,说是啊,咱们两家只隔一堵墙哪。

  曹东风笑笑,说她们女人之间的事情,咱们都别往心里去啊。

  刘青松一听这话心里就有些过不去,毕竟是自己老婆把刘小妹打了,想说点客气话。

  赵玉秀从里屋走出来,对曹东风说那事确实是怨我,我这人头脑发热,一着急就不是自己了,你回去告诉弟妹别往心里去啊。

  曹东风说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咱们两家还是好邻居。

  曹东风在那里坐了半天,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闲话,走了。刘青松把他送到门口。曹东风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说,老弟明天是不是要帮着村里搞选举啊?

  刘青松说是啊,你有什么事吗?

  曹东风说我想参加选举,正不知怎么办才好呢。

  刘青松一听这话愣住了,心里说原来他今天来是为选举的事情啊。嘴上说你想干你就干嘛。

  曹东风笑笑,那还望你老兄多支持啊。说完转身走了。

  刘青松在那里愣了半天。

  选举那两天,下起了雨。

  刘青松他们就抱着投票箱挨家挨户地跑,动员大家填选票。大部分人似乎并不关心谁来当村长,有一些村民的选票还是让别人替填的。刘青松这一组选票还比较集中,许多人选了曹东风和老村长。其他的几个组选得很乱,但集中起来就是曹东风最多了。刘青松说这主要是因为曹东风承包着砖厂,有钱,曾经给村里小学解决了三间大瓦房,在群众中间有一些威信。

  曹东风成了小李庄的新村长。

  ……

 
会员中心  
用户名:
密 码:

·dafa888.casino分手对白
·亲爱的,我们永远感激你
·由冰封到解冻的邻居
·冒牌孕妇
·仓鼠怀孕记
·爱上花草茶
·童年记趣(沛县方言)
·第一次当“托”
·危险的苗头
·“信”尚往来

·我的爱在湖南
·小寒·楚王陵
·儿子的玩伴“小狮子”
·飞来的珍珠鸟
·爱遛街的傻狗
·我的原谅,唤不回曾经的爱
·丈夫的无端猜疑让我决定离开
·爱情在我的犹豫中错失
·我想陪伴你人生的每一天
·欢乐世博游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营销服务 - 本站历程 - 版权声明
中共徐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承办
中国徐州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9-2010 dafa888.casino 制作维护
ICP苏B2-20060101 苏新网备200602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视听许可证1009344号
联系电话:086-0516-85690317 85805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