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点·读书·鉴赏·揭秘
 
·时光碎片·来杯早茶·私家地理·饮食男女·美食主义·家有儿女·玩家特区·职场政治·方言小品·酒段子·看图说话
 
  dafa888.casino首页 > 麻辣婆媳 > 正文
婚姻在公婆的引领下走向幸福
2011-1-5 来源:中国徐州网-彭城晚报 作者:

  制图 张璐璐

  ……公婆刚去世的那段时间,老公整天都郁郁寡欢的,看着他伤心难过的样子,我的心里也不好受,但是老人已经去了,生活还是得继续的,我们不能永远活在痛苦的回忆里。公婆的去世,使我感悟了生命的真谛,人活在世上,本就是一件很艰辛的事情,要抱着一颗宽容的心对人对事,只有这样,才能活得快乐一点……

  时间:1月1日

  方式:电话采访

  倾诉人:冯芸

  性别:女

  年龄:52岁

  职业:教师

  记录整理:浅浅

  给冯芸打电话时,话筒那端传来的声音立刻把我吸引,声音是那么的优美、悦耳,让人觉得光是在听就已经是一种享受,于是,在心中幻想冯芸的模样。冯芸说她不是徐州人,是在一次出差的路上,无意中看到我们的报纸,记下了这个号码。于是,在这个沐浴着阳光的下午,我听着冯芸向我娓娓道来——

  平淡的婚姻生活

  我与老公赵旭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说实话,第一眼见到赵旭,感觉很平淡。可是赵旭对我却很欢喜,三天两头地来找我。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对他的感觉说不上来,只是淡淡的,但赵旭家却来提亲了。我们那个时代的婚姻,大多都是这样,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什么情呀爱啊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在相识一年半时,我们便登记结了婚。

  婚后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平淡,但身边已婚的人们也都是过着这样的生活,我想,大抵婚姻就是应该如此的波澜不惊吧。谁承想,这种平静就像海的表面,海底的波诡云谲却是不可想象的。

  与婆婆同住的日子

  我们是与婆婆一起居住的,婆婆是个精明的主妇,对生活很会精打细算。平日里,买菜总是与人讨价还价;中午吃剩的饭菜晚上接着吃,哪怕只剩些菜底子,只要没吃完,也要热了再热;衬衣破了,总是补了再补,实在不能补,也不会轻易丢掉,而是裁裁剪剪,总会派上用场。婆婆爱唠叨我们,说我们奢侈浪费,说我不会过日子,大手大脚。对于婆婆的教诲,我们总是认真地听着,在生活中也是身体力行地实践着。

  婚后第二年,我怀孕了,以前暗藏着的矛盾在这个时候突显出来,向我展开了它黑色的翅膀。

  平时吃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孕妇,总归要吃些有营养的食物吧,可婆婆不改节俭的作风,并没有给我什么特殊照顾,我依然得自己料理自己。其实这些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没有嫁人之前,娘家的家务也一直都是我在做。我把自己照料得好好的,每天,我都会抚着肚子,跟孩子说一会儿话。

  可老是这样吃剩菜剩饭的,真是有点儿烦了。那天下班回来,在路上,我看到有卖卤猪蹄的,真的是把我的馋虫勾了出来,我买了几个带了回来,想晚上大家一起吃的。可一进门,婆婆便看到我买的猪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说晚上还吃那么大荤的东西干什么?

  我当时没有多说什么,但心里却有点儿委屈,其实以前我是从来不吃猪蹄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怀孕之后,口味一下子改变了很多。我刚想张口辩解,可是婆婆说了句:“我们怀孕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好的福气和条件哟。”

  跟公婆一起生活,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但作为儿媳,我也不好说什么。又加上丈夫平时不太与我交流,更不用说会帮着我说句话了。工作上的事情、生活上的事情,丈夫不会主动跟我说,从来都是跟公婆商量,感觉他的心总是与我隔着千山万水,虽然相敬如宾,但总像是少了些什么,我想少的应该就是心灵的契合度吧。

  我与老公的感情有了裂痕

  快生产的时候,娘家人频繁地到婆家来看我,我想他们是不放心我。婆婆虽然表面上客客气气的,但我已看出了她的不快,因为婆婆当着我的面,对我姐姐说:“放心,我们不会虐待你们妹妹的。”听出了婆婆的话外之音,我便告诉哥哥姐姐,在婆婆家很好,不要老是牵挂着我。

  十月怀胎,我生下了儿子。本以为婆婆会很开心,可是她的脸上并没有显得多么的高兴,依然是那样的风轻云淡,我也没太在意,心想婆婆可能就是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女人坐月子的时候,口味总是很奇怪,那天忽然想吃咸菜。正吃着,娘家姐姐过来探望我,看我吃着咸菜,以为我在婆家受人欺负。这下可了不得了,没容我解释,便面带怒色地离开了。心一下子悬了起来,我知道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因为我在家是老小,哥哥姐姐疼爱我,他们对我,一直都很保护。

  也不知姐姐回家说了什么,我的二哥跑到婆家大闹了一场,连吃饭的桌子都掀翻了。就是哥哥这么一闹,我在婆婆家待不下去了,勉强到儿子满月,我回到了娘家。在娘家住了好几天,都不见老公来接我,这时我听到一些风声,原来公婆放出话来,说我的娘家人怎么这样蛮横无理,这以后的日子还要怎么过,离婚算了,离了我,赵旭照样结婚生子。生了儿子有什么了不起的,是个女人,都能生儿子。

  赵旭是个孝子,什么事情都听公婆的,我想可能公婆对他说了什么,他一直没来接我回家。但我们毕竟还是有感情的,事情过去一个星期,我回婆家拿衣服,看到赵旭不想让我走,又怕公婆生气的委屈样子,我的心软了下来,想想二哥的做法的确有些过激,便不再生气,又与赵旭和好如初。

  公婆家是没办法住下去了,我和赵旭便搬回了娘家住。但是这个心结却是这样硬生生地结下了,我与赵旭的感情也有了裂痕。

  留言发送方式

  如果您对今天的倾诉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登录彭客网(http://www.pengke.com/f4p1/),点击晚报·倾诉跟帖,或发送短信至手机15805218004,您的留言将有机会刊登在《情感对对碰》栏目上。手机号码如果不想全部显示,请在短信后注明“隐藏”字样。首次登录彭客网,请先注册。

  我对公婆的感情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休完3个月的产假,我回到了工作岗位。孩子太小,不能入托,再加上坐月子时发生的事情,公婆一直耿耿于怀,对我总是不冷不热,他们也不愿帮我带孩子,我便将孩子放在了娘家,由我妈照看着。

  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心中的喜悦油然而生,自己做了父母,也更加理解了做父母的艰辛和乐趣。每天下了班,我和赵旭就归心似箭,从不会在外多停留一刻,小小的儿子像是一块磁石,将我们的心紧密地连在了一起。我们关注着儿子的成长,每天都在为他有了新的变化而赞叹和雀跃着。那段时间,因为有了儿子,我和赵旭的生活忙碌而充实,感情也在逐渐修复。在娘家住了一年之久,后来单位分了房子,我们便正式过起了小家庭的生活。

  儿子一天天长大,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毕业之后又有了一份好的工作,我感慨着时光的流转。看着公公婆婆一天天地老去,我对他们的感情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以前的恩怨因公婆的生病烟消云散

  去年年初,公公和婆婆先后查出患了癌症,都已到了晚期。这个消息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砸在我们的心上,虽然他们对我和儿子并没有多少感情,但他们毕竟是儿子的爷爷奶奶,是老公的父母,心中还是痛得像刀绞一样难受。以前的恩恩怨怨在生命面前变得那样渺小,像是过眼云烟一样挥之即散。

  我每天下了班,就匆匆地从城市的最南边赶到城东,在家做好饭,再用保温桶装好。那个医院交通不太方便,我便骑上近1个小时的自行车送到公公住的医院,再坐车赶往婆婆住的医院;我会买上黑鱼、老母鸡等大补的东西给他们煲汤喝;同时,我还会询问他们第二天想吃什么,只要他们说出来的,我就会想尽办法满足他们。后来听说,他们只能吃些流质的食物,我便熬各种粥给他们。只要是休息,我们一家三口就会陪侍在公婆的床前,一刻不离。

  看着婆婆做化疗的痛苦,公公疼得瘦成了皮包骨头,真得觉得他们挺可怜。无意中,我听到公公对医生说,他不想受这样的罪了,可不可以立刻就这么死掉时,我的眼圈红了又红。镇定了自己的情绪,我推门进了病房,看到我进去,公公立刻噤了声。

  公婆的离世让我感悟了生命的真谛

  就这样照顾了公婆3个月,婆婆还是撒手人寰了。对于两位老人的病,我们都是瞒着的,怕他们彼此知道了,会伤心欲绝,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加重病情。可就在婆婆去世后的第3天,好像是心有灵犀一样,公公也随着婆婆去了,两位老人在一个星期内相继去世,这对于大家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在公婆弥留之际,他们拉住了我儿子的手,硬要把一个金戒指塞给他,可儿子怎么都不要,又将它塞了回去。婆婆还颤微微地对我说,以前那么对我,让我别记在心里,都是他们亏欠了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怎么还会再记着以前的那些恩怨呢?

  公婆刚去世的那段时间,老公整天都郁郁寡欢的,看着他伤心难过的样子,我的心里也不好受,但是老人已经去了,生活还是得继续的,我们不能永远活在痛苦的回忆里。公婆的去世,使我感悟了生命的真谛,人活在世上,本就是一件很艰辛的事情,要抱着一颗宽容的心对人对事,只有这样,才能活得快乐一点。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听着冯芸的讲述,感觉她真的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如果每个人都像她说的那样抱着一颗宽容的心以德报怨,那么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有着那么多的悲剧发生了。

 
会员中心  
用户名:
密 码:

·分手对白
·亲爱的,我们永远感激你
·由冰封到解冻的邻居
·冒牌孕妇
·仓鼠怀孕记
·爱上花草茶
·童年记趣(沛县方言)
·第一次当“托”
·危险的苗头
·“信”尚往来

·我的爱在湖南
·小寒·楚王陵
·儿子的玩伴“小狮子”
·飞来的珍珠鸟
·爱遛街的傻狗
·我的原谅,唤不回曾经的爱
·丈夫的无端猜疑让我决定离开
·爱情在我的犹豫中错失
·我想陪伴你人生的每一天
·欢乐世博游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营销服务 - 本站历程 - 版权声明
中共徐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承办
中国徐州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9-2010 dafa888.casino 制作维护
ICP苏B2-20060101 苏新网备200602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视听许可证1009344号
联系电话:086-0516-85690317 85805907